“我舍不得爸爸

2017-04-17 15:39

  “他爸动身前,孩子情感很低落,不止一次跟我说:咱俩怎么办?我想爸爸怎么办?”平时话未几的孩子写下这样的信,也让妈妈付利激动落泪。她说,2月18日晚,孩子写完功课关起门给老爸写信后,直接封好放进行李箱,还吩咐她保密,等爸爸到新疆后提醒他看信,“孩子心里啥都清楚。”

  3月12日,身材不适的翔翔,被妈妈陪着到病院检讨医治,这事儿瞒着没让爸爸晓得,怕他担忧。

  此时,远在新疆哈密伊州区繁忙的王礼光,只能看着儿子过生日的照片,通过微信送上祝愿:“儿子生日快活!媳妇儿辛劳了!”

  一转瞬,王礼光远赴新疆20多天了,付利感到翔翔忽然长大了良多,“没再哭过,还提示我按时吃药,拿血压计帮我量血压。”

  翔翔对大河报·大河客户端记者说,之前给爸爸写过几回信,叮嘱爸爸留神身体,这次写信是由于爸爸要去援疆,“我舍不得爸爸。”他也知道,爸爸去援疆,为的是辅助新疆发展得更好,正如他在日记里写的:“有这样一支步队,他们抛家离子,来到了新疆,带来了技巧,带来了理念,带来了活气,河南的援疆干部,已在戈壁滩上留下串串足迹。”

  为什么想到给爸爸写信?

  3月11日,是翔翔11岁的生日,这天,陪同他庆贺生日的有妈妈跟多少位小搭档,大家用奶油把他的小脸抹成“大花猫”,一起为他唱诞辰歌。开心肠吹生日烛炬前,翔翔默默闭着眼,许下宿愿,盼望“爸爸能早日回到身边”。

  一份情:像雪莲花一样开在天山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