表现本人不冒领刘某的存款

2016-11-21 14:16

法院终审讯银行未侵权

当事人反诉要银行赔钱

(原题目:银行告他冒领存款 自费鉴定笔迹证明清白)

随即,银行工作职员请求刘大军退还冒领的存款,但受到刘雄师的谢绝。尔后银行还查到领走存款的人,还有刘某的另外一个兄弟刘小兵,银行猜忌他在取款把柄上冒逝世者刘某之名签了字。于是,在去年9月,该银行以不当得利将两人一并告上法院,要求偿还冒领的存款。

刘小兵察觉自己成为被告后,表现自己没有冒领刘某的存款,也与涉事银行无任何瓜葛。为了证明本人的清白,刘小兵自掏腰包申请了字迹司法鉴定。

开州区产生一起存款被冒领的案件,银即将涉嫌冒领的人告上法庭,要求其奉还存款,一名被告通过司法鉴定证明了自己的清白,并反诉银行,要求银行报歉赔钱。市二中院近日终审裁决,银行错诉冒领对象不属于名誉侵权。

存款被冒领引发官司

去年12月初,司法鉴定有了成果,那张取款凭据上的混充签名不是刘小兵所写。据此,银行于今年3月向法院申请撤回了对刘小兵的起诉。

不外,刘小兵认为银行不能撤诉就简略了事。他认为,自己被银行认为冒领存款受到警方屡次传讯调查,后又被起诉至法院,对其造成了极大的精力损害,而且名誉也受到了侵害。于是,刘小兵向法院提起反诉,要求银行赔礼道歉,登报恢复名誉,抵偿精神安慰金等10万元。

2014年9月,家住开州区的男子刘某因病逝世,家人在为其操办后事清算遗物时,发现其遗留的存折中有一笔3万余元的存款。随后,刘某的家人向存款银前进行了申报,但银行工作人员在核查时,却发现这笔存款已经被人领走。随即,银行调查发现,死者刘某的兄弟刘大军晓得刘某在银行有一笔存款,在刘某死亡后的10月9日,到存款银行办理了存折挂失补办,并于当年11月19日取走存折里的3万余元。

开州区法院审理后以为,银行发明有人冒领存款向警方报案不错,警方向刘小兵讯问考察是畸形办案,国民有配合警方的任务。要害的是案发后确有线索波及刘小兵,银行起诉刘小兵并非假造事实诬陷。法院认定,通过司法鉴定已证实了刘小兵的清白,银行也撤回了对刘小兵的起诉,不存在对刘小兵的声誉权造成损害。

法院一审判决,银行支付刘小兵因本案发生的鉴定费、交通费2000余元;驳回刘小兵的其余诉讼恳求。一审宣判后,刘小兵向市二中院提起上诉。日前市二中院作出终审判决,驳回上诉,保持原判。(文中当事人系化名)